我们专注服务于

研究成果

股权重组专业律师:质押股权约定质权人优先购买权是否有意义?

摘要:意定优先购买权为当事人双方意思自治的结果,仅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其视为债权性质的优先购买权,具有相对性。因而,意定优先购买权在司法拍卖或司法变卖过程中,无法约束第三方竞买人和司法机关。但是,在质押人自行处置质押物以偿还主债权时,意定优先购买权对其具有法律约束力。
关键词:质押;处置;处分;变卖;拍卖;同等条件;优先购买权
 
一、问题的背景
  朗山律师为某央企收购上市公司项目提供法律服务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如下:
  交易过程中,收购方需要代出让方偿还债务,以达到解除股权质押并完成股权转让的目的。质押解除后,出让方须将解质的股转再次质押给收购方。此方案在申报国资委进行审批时,审评人员提出,通过该交易方式,收购方最终取得的是债权,与股权收购的目的相冲突。
  为此,朗山律师建议在质押合同中加入如下内容,以确保交易方案符合股权收购目的的要求。
  “当主债务期限届满未得清偿,质押股权被处置时,质押权人在同等条件下享有质押股权的优先购买权”。
  设立同等条件下优先购买权的方案,为朗山应对上述收购项目申报国资委批准时遇到问题的创造性解决方案,其可行性分析具体如下。
二、质押物处置方式分析
  股权质押属于法律上规定的“权利质押”。根据《物权法》和《担保法》对质押的相关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权利凭证进行登记或交付债权人占有,将该权利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项权利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权利的价款优先受偿。
  由上,当主债权未得清偿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通过以质折价或申请拍卖、变卖的方式处置质押物,并就处置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其中,以质折价与上述方案内容不符,因而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实践中,质押物的处置主要是通过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方式实现。但并不排除质押人依照《担保法》第七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挣得质押权人同意后,将质押物转让,并将所得价款优先清偿主债权。因为,该种方式符合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民法精神,同时不会侵害双方或第三方合法权益。
  综上,在主债权未受清偿时,质押物处置方式为两种:
  1、通过民事执行程序进行拍卖或变卖;
  2、转让质押物,并以所得款项优先清偿主债权。
三、民事执行程序中拍卖、变卖时优先购买权的效力
  (一)关于拍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简称“《拍卖规定》”)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五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权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另据该法第十六条规定,“拍卖过程中,有最高应价时,优先购买权人可以表示以该最高价买受,如无更高应价,则拍归优先购买权人;如有更高应价,而优先购买权人不作表示的,则拍归该应价最高的竞买人。顺序相同的多个优先购买权人同时表示买受的,以抽签方式决定买受人。”
  根据上述规定,质押物在进行拍卖时,应当通知优先购买权人,且如果优先购买权人接受最高应价的,应拍归优先购买权人。
  由此引出的一个重要思考,即该优先购买权是指法定优先购买权和意定优先购买权,还是仅指法定优先购买权。
  最高人民法院在“西藏新珠峰摩托车有限公司、西藏珠峰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原西藏珠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最高法民终130号]中明确,“意思自治是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法律并不禁止当事人之间就优先购买权进行特别约定,但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该约定优先购买权仅在合同当事人之间具有法律约束力”。由此,笔者认为,民事执行拍卖程序中所称优先购买权,仅指法定优先购买权,例如房屋承租人的优先购买权,公司股东对转让股权的优先购买权等。原因在于,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意定优先购买权仅能约束合同双方,而无法约束其他竞买人以及司法执行等机构。
  综上,司法拍卖程序中的优先购买权仅指法定优先购买权,通过合同约定的优先购买权无法约束拍卖程序中的其他主体。
  (二)关于变卖
  《拍卖规定》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当事人双方及有关权利人同意变卖的,可以变卖。”由此,如果双方当事人同意进行变卖的,法律应当尊重其选择。虽然并未禁止质押权人参与购买,但质押权人参与购买应当具体进行分析:
  1、无其他人购买
    如果无其他人购买的,则质押权人可以参与变卖并最终取得质押物所有权,但质押权人并非通过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方式取得质押物,因而优先购买权在此情境下并无任何实质意义。
  2、有其他人购买
  如果有其他人购买,则欲通过行使优先购买权取得质押物的,该优先购买权须为法定优先购买权,因为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意定优先购买权对其他人并无约束力。
  综上,司法变卖程序中,通过行使意定优先购买权方式取得质押物的,并不具备可操作性。
四、质押人自行处置质押物时优先购买权的效力
  主债权未得清偿,质押人通过自行处置质押物的方式偿还主债权的方式,实际上是转让质押物和偿还债务两个环节的组成,符合上述《担保法》第七十八条第二款规定。
  在质押物转让环节,其与一般的商品买卖或股权转让没有任何差别。根据上述最高院的观点,“意思自治是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法律并不禁止当事人之间就优先购买权进行特别约定”。因此,如果双方约定一方在同等条件下有权优先购买标的物品的,则该约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对方违约的,权利方得通过诉讼方式寻求救济。质押人从质押权人处获得款项,应当优先偿还主债权。
  由上,当主债权未得清偿,质押人自行处置质押物,且质押权人依约享有同等条件下优先购买权的,则该权利对质押人具有法律约束力。
五、结论
  综合上述内容,本所就上述收购项目提出的创新性解决方案,即“当主债务期限届满未得清偿时,质押股权进行处置时,质押权人在同等条件下享有质押股权的优先购买权”,尽在质押人自行处置质押物时,对质押人具有法律约束力。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朗山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1028852号-1